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微吧小說網 > 重回1979

十 綠皮火車

重回1979 | 作者:呆若木一 | 更新時間:2019-10-24 16:52:06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至尊狂神我的絕色美女房客神級大魔頭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我是一具尸體天才神醫混都市獸破蒼穹絕品毒醫陰陽同修
  當著輛老綠皮車,況且、況且緩慢滴駛出京都站的時候。山娃看到車廂里面的人還真不少,過道里都站了不少人。

  山娃對面坐了應該是一家人,山娃坐的是靠窗的位置,身邊倆位都是30多歲的大哥。

  山娃閉上眼睛休息,其實是在想事情。

  火車一開山娃的心里就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好熟悉啊,熟悉的綠皮車,還是那個配方很緩慢,還是哪個味道很擁擠。

  自己回來了,不會去想分分鐘走向全國,乃至世界的首富巔峰。那都是書里寫了騙人的。

  大家只看到了站在巔峰的大佬,可倒在這條路上的人更是千百萬。

  成功從來不是簡單的事情,都是尸山血海里爬出來的,一個不小心那些資本大鱷就是聞到血腥的鯊魚,把你撕的粉碎。

  重活一回的山娃不認為成功里面只有錢,還有責任和擔當。錢也不是衡量一個人生活的是否開心唯一的標準。但是不能否定錢的重要性

  因為經濟基礎的雄厚和精神生活的豐富,才是生活的兩個支點。要清楚自己有多大的能力,想要什么。

  山娃只想做一些和自己能力相匹配的事情,不想讓自己的野心毀了現在或者將來所有的一切。

  山娃不想說話,想安靜的到站下車,可旁邊的大哥說話啊;還問山娃去哪里,是不是當兵的。

  山娃說自己到申陽,大哥說自己也去申陽。對面的大哥也說話了,那是一家人回京都探親的,孩子不大;大哥說他是1964年去的北大荒,那時候去了200多人最小的才14歲啊。

  真的很艱苦,在那邊結婚有了孩子。帶著老婆孩子回來看看。不知道以后還有機會回來嗎!其實這樣的情況在當時太普遍了,全國到處都有,回到城市他們都不知道能干什么。

  而且家庭負擔很重,回來會增加全家人的負擔。感覺自己和這里已經格格不入了。這大哥人還不錯。那時候有很多丟下老婆孩子回城的,丟下丈夫孩子自己回城的太多了。這是一個時代的印記,這是屬于一代人的印記。

  車是走走停停大家又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不知不覺天也黑了。

  山娃吃了倆雞蛋喝了點水,看對面那一家人的小男孩看著自己,山娃把雞蛋拿了一個給小家伙,小家伙看著自己的父親,父親說拿著吧,才敢拿著吃。

  吃完雞蛋山娃去了一趟衛生間回來,就讓站在過道一個30多帶孩子的婦女坐自己的座位,告訴大姐自己到申陽下車,大姐說自己到終點。

  山娃讓大姐坐下,告訴大姐自己就躺座位下面休息一會,到申陽叫自己就可以。

  旁邊的倆大哥也到申陽,說到站叫山娃,還問這么臟咋躺啊。

  在說躺下面也不舒服啊,山娃可沒多想。前世自己就這么干過,要不在家拿報紙干啥,往座位下一鋪睡覺正好。

  而且睡下面很舒服不說,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不容易被偷了東西。你想偷我就也鉆下面吧,這個年代小偷很多。

  而且真的是手藝高超,這個年代的賊是靠手藝吃飯的。

  一般北方叫小偷,南方就扒手。至于京都城了叫佛爺,為啥叫佛爺。叫佛爺的就已經是偷竊里面的老手了,不是老手一般叫佛。

  從千手千眼佛那引申而來,小偷就是千手千眼。

  拂是偷、順的意思,所以偷東西又稱“拂”,佛與拂,取得是諧音。

  小偷把自己稱為佛爺,把警察稱為“雷子”,表示對警察的蔑視

  佛系里也有自己的江湖術語

  “吃活的”,在人堆兒中扒竊;

  “吃死尸”,扒在火車站大廳睡覺的;

  “吃天窗”,扒上衣兜兒;

  “吃坐窗”,扒公交車上坐著的乘客;

  “吃平臺”,扒外衣下兜兒;

  “吃地道”,扒褲兜兒;

  “吃旁門”,扒斜插兜兒;

  “吃里懷”,扒內衣上兜兒;

  “趴柜臺”,從商店柜臺里偷等等。

  這里面最牛的,要數“捅天窗”了,需要手法。天窗,指男制服的上衣兜兒,現在這時代,具有代表性的服裝,山娃的軍裝就有上衣口袋。

  錢包最容易從那跳出來。要“捅炸了”,失手會被抓的。

  當然真正稱得上佛爺的,那是手里有活的高手,就像《天下無賊》里葛大爺演的黎叔。

  在哪會兒,要是活不好,失手了可真會被京都群眾爆打一頓,送派出所的

  很多佛爺為了避免自己血本無歸,通常都會投靠一些養佛爺、吃佛爺獨霸一方的玩主,偷完了錢給玩主進貢。

  至于頑主應該是六七十年代,頑主最為鼎盛的時期,到了八十年代,隨著改革開放的到來,人們都挖空心思賺錢,頑主們也慢慢走向了衰敗。

  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應該是,小混蛋大家應該在有些影視劇里有點了解。以及他代表的由群架、幫派、血統、義氣構成的江湖不斷被渲染。

  佛爺也會跳槽,有兩個途徑:一是要征得東家玩主的同意;二是兩家玩主火拼,佛爺跟著勝利的一方

  以前有個相聲就說了“火車跑得快,全憑車頭帶,小偷沒領導,肯定偷不好,不是偷的少,就是沒得跑”

  還有洗佛爺,所謂洗佛爺”,就是玩主直接奔佛爺順的錢去了,直接切佛爺的錢。

  尤其是沒有玩主給戳著的佛爺,本身又是純技術型的,那一般是誰見著誰洗。

  還有就是和你拆噠,拆噠!“哥們兒!葉子活嗎?拆噠,拆噠!”

  “葉子”在黑話里指的是錢。

  這拆噠和被拆噠的主兒,一般都是介于認識和不認識之間,至少是臉兒熟。

  拆噠葉子比搶錢略顯得溫柔一點,有點強制,也有點商量,一般拆噠一半就是很極限的比例了。過去,能拆噠一張5元的就收獲不小了。
重回1979最新章節http://www.ipxaib.live/zhonghui1979/,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魔斗界域從荒島開始的精靈種田日常時光傾城之梨花帶雨綁定輸出我,中國隊長師父嫁我可好不合理真相人間流浪者我能回檔不死一念吞天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