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微吧小說網 > 戰斗在甲午年

第五百四十四章 唱黑臉

戰斗在甲午年 | 作者:西瓜是水果 | 更新時間:2019-10-24 16:49:56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神醫棄女:邪王霸愛小狂妃我的絕色總裁老婆靈劍尊至尊狂神神級大魔頭萬古大帝大魏能臣天才神醫混都市撿寶王
  “人力,運送機器到水豐,這些都不是問題,而是軍隊已經沒有存糧了,這是當前最嚴峻的大問題;日軍主力在北進的時候,在鴨綠江各城只留下不到兩千人的口糧。”

  徐如滿臉憂慮的說道:“現在水豐那里的軍隊就已經超過兩千人了,暫時就靠著日軍留給水豐,朔州兩城700漢奸軍的口糧勉強維持;當地百姓都很窮,前段時間日軍又四處殘暴征糧,這些天就已經有很多百姓活活的餓死,到了明年開春斷糧時,餓死的百姓只會更多。”

  說到這里,削瘦不堪的徐如不禁有些黯然,然而這些事情她也是無能為力,只能硬著心腸,默默旁觀。

  “而且我們也根本沒有喂養戰馬的草料和豆餅,你們這么多的戰馬,唉——”

  沈躍東只是想想在水豐失陷時燒掉的大量糧草,就感覺肉疼,而且更心焦的是這些戰馬可怎么辦?

  這應該是整個大清,最后一支野戰騎兵集群了!

  “這些不是問題,一切參謀部早有安排,‘尼爾斯克’號在青島采購了大約100萬斤糧食,還有草料,蔬菜,豬羊雞鴨蛋禽,棉衣棉被和藥材。”

  曲德勝看著徐如,沈躍東那排士兵的棉軍服個個都是布丁摞著補丁的破爛不堪,有些破損處露出一根根烏拉草,顯然是棉花跑沒了填裝干草代替。

  不用想就知道他們在前一段時間,是多么的艱苦。

  曲德勝所不知道的是,這些軍服還是徐如為了見友軍,特意把能穿的出去的軍服集中起來的效果。

  而安州方大海部則是更加的狼狽,在援朝軍撤出朝鮮的時候,還是秋初,當時穿的都是單薄的夏裝,士兵們現在全是清一色的當地土布破爛棉襖御寒。

  “太好了!”

  聽到曲德勝的話,一群水豐來得戰士們頓時都高興的大叫起來。

  雖然這些棉襖不是軍裝制式,然而白花花的新棉花,要絕對會比自己身上這硬邦邦的留不住一點溫度的破襖子要強上一百倍。

  “這些糧食怎么用?我是說咱們3000人,一個月10萬斤糧食就夠了。”

  徐如望著曲德勝問到,心里面就不禁想起了水豐,朔州兩城極其周邊,那些在饑餓里瀕死百姓們。

  然而沒有參謀部的命令,誰敢亂發這珍貴的糧食。

  “方大海那里也缺糧,不然參謀部讓他們來500,他們一下子就來了800人;至于其余的糧食——,你是抗倭軍的后勤部長,這船物資交給你們后勤部,就由你們跟旅順參謀部,還有大沽總指揮辦公室那邊聯系。”

  站在一邊的宋飛微笑著對徐如說道:“徐部長,如果你不反對咱們現在就上船清點交接。”

  “啊?”

  這些天一直在朔州鉆山林的徐如,這時才想起了自己還有這么一個身份。

  然而她并不想立即交出兵權,因為那些戰死的戰友們,還等著她去報仇。

  “徐部長,這是你的職責,我也有我的職責和任務,請你馬上交接。”

  宋飛當然猜出了徐如想干什么,所以他毫不妥協的堅持,況且他確實也有著自己的任務。

  “參謀部這一階段的作戰命令是,迅速而悄然的攻陷大孤山,安東,九連城,義州;之后我估計部隊將會對鳳凰,岫巖,營口,遼陽,錦州,一步步的逐一蠶食,最后攻陷奉天。”

  孟州看到徐如遲疑不定,就跟她詳細的解釋:“這樣,整個遼東就等于全部重新光復,解放出了奉天北面的清軍部隊以后,朝廷一定會命令他們南下山海關,和直隸諸軍聯合夾擊山縣有朋的第一軍。”

  “而咱們抗倭軍就可以夾著勝勢,重回遼南,參加和第二軍的總決戰。”

  宋飛說得一臉的希翼,似乎現在就已經打垮了奉天的小松崎力熊,要大軍回戰金州似的。

  “接著大軍分出一部支隊,聯合方大海部蕩平朝鮮,其余大軍直接橫跨渤海灣,從魯東北上攻擊山縣有朋的第一軍。”

  陸鐵腿也是忍不住自己的表現欲,興奮的嚷嚷著:“十萬大軍滅倭狗,易如反掌爾!”

  沈躍東聽得熱血澎湃,好奇的問道:“這是總指揮還是參謀部定的?你們怎么知道?”

  “嘿嘿,我們猜的。”

  陸鐵腿一臉‘想當然’的自負說道:“我們兄弟幾個在路上說了一路,都得出了這個結論。”

  “呃——”

  旁邊的眾人,聽著直想翻白眼。

  當天上午,抗倭軍騎兵團經過稍微休整之后,隨即拔營,馬蹄踏著鴨綠江厚厚的冰面,朝著上游行去。

  那里,就是義州,九連城。

  旅順。

  在18號的下半夜,北洋水師艦群抵達獅子口外海。

  旅順口岸防炮臺上的炮兵,很早就發現了這一支龐大艦群的靠近,雖然因為有著之前的電報來往,猜到十九是北洋水師回航,不過各個炮臺還是按照制度嚴陣以待的全營戰備。

  在北洋艦群靠近旅順海岸大約四海里的時候,黃金山炮臺開炮示警,北洋艦隊艦群隨即打開船外的電燈,方便旅順炮臺確認身份。

  不久,黃金山炮臺禮炮轟鳴,歡迎北洋水師的回歸。

  凌晨三點時分,在岸上電燈的雪亮照射下,定遠艦首先緩緩靠近西崗碼頭。

  “咱們是不敢賭,假如敢冒險把‘尼爾斯克’直接開進這個不凍港,部隊裝備那些快炮和榴散彈,馬克沁之后,就可以立即反攻大山巖的第二軍了。”

  陳世杰看著丁汝昌,劉步蟾順著長長的橋板往著碼頭下,低聲一臉的遺憾。

  沈兆翱偏頭看了陳世杰一眼:“軍事行動目的,最終是要為更大的設計來服務;你好好的干你的司法長和宣講部長吧,這些事兒給你說你也不明白。”

  “呵呵,你是說我笨咯?”

  陳世杰知道自己并不是沈兆翱這樣七竅玲瓏心的人物,所以被沈兆翱給繞著彎子點出來,心里面很是小不爽。

  “呵呵,這可是你說的。”

  沈兆翱顯然十分享受跟陳世杰斗嘴的樂趣。

  “別說了,過來了;陳世杰,你去唱黑臉。”

  吳威揚筆直的站在陳世杰的右邊,低聲說道:“不過也別太黑了。”

  “我暈,你這要求可真不低。”

  陳世杰滿臉的苦笑:“黑臉我倒擅長,可這別太黑了,可真不好把握。”

  丁汝昌和劉步蟾走下板橋,看到碼頭四處都是帶著鋼盔的士兵,不禁暗暗結舌,這些抗倭軍真是有銀子啊,處處都彰顯著奢侈。





戰斗在甲午年最新章節http://www.ipxaib.live/zhandouzaijiawunia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網游之重新啟動三巨子極品仙府塞外雁來稀重生之時代霸主九陽劍圣縱橫道仙一劍畫天奧術世紀婚姻是道算術題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