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微吧小說網 > 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1205 靈異篇:奈何鎮 完

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 作者:二寶天使 | 更新時間:2019-10-24 16:56:49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我的絕色總裁老婆至尊狂神神級大魔頭天才神醫混都市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逆天神醫校花的全能保安極品都市太子獸破蒼穹
  隨著肥龍的照片被火焰灼燒的面積越來越大,他的身影都開始化作了漆黑的焦炭的時候,那些蛆蟲們也由白轉黃,變得油光锃亮,香氣撲鼻了。

  這大概……是顧崢見到的最大的一盤炸蛆蟲了。

  隨著照片最后一個小角都被火苗給灼燒殆盡了之后,這些蟲子的身體就像是從未曾在這個世界出現過一般的……瞬間完成了從焦炭到齏粉的轉變。

  到了最后,就如同照片的飛灰一般,化成了黑色的粉末,隨著一陣微風從窗口吹入,跟著漂浮在了半空之中,打了一個小璇兒之后,就徹底的消失在這個房間之內。

  ‘嗚嗚嗚……’

  風聲很輕。

  站在這個屋子內的顧崢,卻是分毫不敢移動。

  他對面那扇被關的嚴實的門,已經許久沒有了動靜。

  但是他卻不敢將那扇門就這樣貿貿然的打開。

  因為,他所站著的這個房間,一切還如同往常一般,沒有任何的改變。

  他不敢冒險,現如今只能等待。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度過……

  已經漸漸的走到了門邊的顧崢,就將自己的耳朵貼到了這扇并不算厚實的門板之上。

  在等待了幾息的工夫之后,他就聽到了一聲巨大的轟響之音,伴隨在這一聲之后的是……讓顧崢的心都跟著多跳了兩下的清脆的‘叮當當’的聲音。

  這是鑰匙碰撞地面的聲音嗎?

  是的吧?

  照片與肥龍之間的紐帶已經被他完美的破解了,一切終究回歸本源,現在他開門去瞅一眼,應該沒有什么事情了吧?

  手掌已經摸上了把手的顧崢,悄無聲息的打開了門診室的大門,一入眼的就是一具巨大的漆黑的蛆蟲的尸體,橫亙在門診走廊的中央,正對著他所在的門診室的大門。

  呼……

  見到于此的顧崢長出了一口氣,之后細細一瞧,就在那堆成了煤山一般的尸體底下,發現了一把亮閃閃的鑰匙。

  它的開孔的那一端,被尸山壓住,怕是要走上前去,將其拔出來之后,才能走人了。

  不怕,沒什么惡心的味道,與校園詭異的愛你擺設相比,這具尸體實在是好太多了。

  面上輕松的顧崢,用極快的速度彎下腰來,手指剛剛觸及到那把鑰匙的匙柄的瞬間……

  ‘啪……’

  ‘刷拉拉……’

  那覆蓋在鑰匙尖頭的肉堆,竟然整個的抽搐翻滾了起來。

  “槽!”

  就這一下子,嚇得顧崢是反射性的就將自己的腳踢了過去,就算是這樣,他還是死命的攥著那把鑰匙,一點也不敢松手。

  笑話,這可是最后一哆嗦了,就算是死,也要將他辛苦得到的戰利品給摟在懷里再去死啊。

  這邊的顧崢已經做好了再次面對一場惡戰的準備了,那邊的那一具巨蟲的尸體,卻是隨著他這一個飛踹,直接倒飛了出去。

  ‘砰……’

  一瞬間就砸在了衛生所掛號大廳的側墻之上,如同一只失去了吸盤的壁虎一般,貼著墻邊,出溜溜的又滑落到了地上,繼續癱軟鋪平,保持一具尸體應有的素養。

  “嚇死我了,還以為詐尸了呢。”

  “還好,那胖子并沒有那么高的智商。”

  “第四把鑰匙到手,是時候可以離開了。”

  走到現在,越來越輕松的顧崢,終于可以露出如釋重負的微笑了。

  而他逆著陽光,走向焦急等待著他的兩位姑娘的時候,那把白燦燦的鑰匙,就在他的手中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顧崢,萬歲!”

  “哇,太棒了,我們趕緊回旅館,把董大偉背上……”

  “嗯嗯!”

  這三個年輕人,第一次笑的是如此的開心與輕松。

  再瞧向這個小鎮的時候,仿佛那陰沉沉的馬上就要掉下來的天,也沒有那么的難以忍受了。

  只不過,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句話,仿佛成為了一個更鼓不變的真理。

  當他們興沖沖的沖到旅館的房間,推開董大偉獨自沉睡的那個房間的時候,卻發現,躺在床上的董大偉早已經停止了呼吸。

  “啊,怎么會這樣,就差一點了啊。”

  多愁善感的葉清安不忍心再看,轉身將頭扭向了門外。

  而站在門口并不曾進去的顧崢,卻是低聲的自語了一句:“張強,這就是你最終的目的嗎?”

  “你明知道這里的情況,卻用自己的性命換來了敵人的兩只手,只是因為你知道,只需要兩只手就足夠致命了嗎?”

  在整個缺醫少藥的小鎮之中,說不定一個小傷口的感染就會是取人性命的大事兒。

  想來張強那最后的一撲,為的就是今日的這個結果吧。

  還真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啊。

  董大偉,你會為你當初的惡念而感到后悔嗎?

  ……

  再一次背上行囊的顧崢,是聽不到留在這里的人的懺悔的。

  他只能一手拉上一位姑娘,頭也不回的直奔那個出得鎮外的方向。

  ……

  此時,成片擠壓在一起的迷霧,已經快要逼近整個旅館的前端了。

  想來,若是他們還找不到出去的鑰匙的話,怕是用不兩天,當這迷霧被壓縮進旅館的時候,就是他們的身亡之日。

  頗有些慶幸的顧崢,再一次的看了這迷霧一眼,用他身上的旅館清潔工的工作服撕成細長的兩道布條,一左一右的就給拴在了兩個姑娘的腰上。

  最終的終端,自然是要系在他的身后,免得大家在還沒有找到的門的時候,反倒現在大霧之中走散了。

  對于顧崢的這種行為,葉清安毫無怨言,并且還積極主動的將自己的繩子多打了幾個結扣。

  這樣繩子就會短上幾分,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不就能夠更近上一步了嗎。

  至于潘小萌?

  因為能夠出去的興奮,早已經沖散了她那一點點的不甘不愿,一行人竟然出奇的默契,默數著一二一的口號,就沿著出路走進了那個身手不見五指的濃霧之中。

  人在黑暗之中容易走偏,但是那只是對普通人而言。

  作為一個天賦異稟,并受過特殊的訓練的顧崢,走起路來雖然沒有能看見前路那般的精準,但是大方向卻是走不錯的。

  當他拉著身后的人磕磕絆絆的走了許久了之后,才啪的一下,將手貼上了一面無形的壁壘之上。

  “就是這里了……”

  “若是我記得沒錯,這附近應該有一道門,冰冷的,金屬質感的門。”

  “你們兩個都貼過來,一人往右,一人往左,貼著墻的摸索,一旦找到了,就大聲的呼叫,我就在中間,不過片刻就能趕到。”

  “怎么樣?同意嗎?”

  這不是商量,而是毋庸置疑的安排。

  無法說不的兩個姑娘,連多余的話都沒說,就安安靜靜的解開了腰上的繩索,開始朝著兩側的壁壘摸索了過去。

  說來也巧,竟是在各自摸索出去了二十多步的路程的時候,潘小萌所在的方向就傳來了興奮的一聲高叫:“門在這里!”

  “找到了?很好,葉清安,往回摸索,我在中間等你。”

  聽到了召喚的顧崢,趕緊就將葉清安給叫了回來,當他們一大一小兩只手掌握在一起了之后,這兩個默契十足的男女,就帶著幾分雀躍的心,開始往潘小萌的方向趕去。

  “這里,看是不是這道門?”

  再次見到了顧崢和葉清安的潘小萌,心情那是相當的不錯,現在她都懶得去考慮為什么顧崢會跟葉清安如此的親密了,她只是又笑又哭的指著身后那道十分特別的金屬大門,想要從顧崢這里得到最終的確認。

  “是,沒錯。”

  點了點頭的顧崢松開了葉清安的小手,左右看了看這兩個姑娘一眼,做出了在離開小鎮前的最后一次提醒。

  “所以,你們做好了離開的準備了嗎?那我現在就要打開這扇大門了。”

  在顧崢看到他的左右齊刷刷的點頭之后,這個肩負著重擔,一路沖殺出來的男人,就將背包之中的紅白黑黃四把鑰匙一并給掏了出來,平復心中的激動,一步步的朝著大門的處所對應的鑰匙孔的方向走了過去。

  ‘咔噠……’

  ‘咔噠……’

  一把又一把的鑰匙插進了相對應的孔槽,插鑰匙的人也是心有感念。

  在這個步步驚心的小鎮之中,每一把鑰匙的背后都有一個及荒誕又心酸的故事。

  不過,不怕,演繹故事的人去了,看過故事的人也該離開了。

  深吸了一口氣的顧崢,就將自己的雙手扶在了兩把鑰匙之上,接下來的他,在對著這個大門思考了足有十秒鐘的時間之后,才略顯尷尬的朝著身后的葉清安和潘小萌招呼了起來:“咳咳咳,那個啥,你們一人一邊,幫我轉兩把鑰匙唄?”

  都準備耍帥的顧崢在扭動的過程之中才發現,這鑰匙并不是一把接著一把轉動的,而是需要四把一起轉動,才能達到開啟機關大門的效果。

  這就……很是陰險了一些。

  若是他們這群人稍微有一個不慎,只剩下他一個人走到了最后,那顧錚也只剩下眼睜睜等死的命運了。

  不過現在,他顧崢在這里,戰斗減員不過半數,仿佛并不算太糟。

  ‘吱嘎嘎’

  “我說一二三,咱們一起扭啊!”

  ‘嘎支支,嘎支支’

  隨著顧崢這句話音落下,四把鑰匙就如同齒輪一般滾動了起來。

  這道金屬大門在所有的鑰匙都旋轉到底的時候,竟然如同海市蜃樓一般,一整扇的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探出去手的顧崢,在觸碰不到任何的阻隔的時候,臉上就露出了幾分笑容。

  隨著他身后的濃霧越來越淺,越來越淺,一道刺眼的強光,一下子就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啊!”

  下意識就用手背蓋住了眼睛的顧崢,再一睜開眼睛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竟然坐在自己新布置好的別墅的家中。

  發生了什么?

  在他成功的逃離了奈何鎮的時候,他竟然一并的穿梭出了那個世界了嗎?

  這么說,他已經達成了那個世界的委托人的最終任務了?

  這也太過于突兀了吧。

  那么他的系統也跟著一起回來了嗎?

  沒有再次歷經穿梭隧道的顧崢,不太敢保證的就將神識探入到了自己的腦海之中,在看到了兩個金色的小球抱在一起瑟瑟發抖了之后,就跟著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這兩個還在,問問它們,就什么都清楚了。

  “說吧,到底發生了什么?”

  看著這兩個仿佛很是暈菜的小球,顧崢就開了口。

  而笑忘書也果然不愧于它咸魚的屬性,它在顧崢開了口之后就像是見了鬼一般的驚聲尖叫了起來。

  “時空通道是自動打開的,它好像就等在那個鎮子的外邊,等著我們空投過去的。”

  “我在見到那個通道的時候,還想著控制一下時間的流速,讓咱們能夠有個直觀的印象之后再脫離宿體呢。”

  “但是不成,太過于突然了,那個隔膜就是那個世界與我們這個世界之間的最后的壁壘。”

  “我們是被排斥出去的!”

  并不是完成了任務的主動脫離?

  那我的任務獎勵呢?

  對面的笑忘書在看到了顧崢的臉一下子就鐵青了起來了之后,它就趕緊扒拉了一下自己的主系統,再看到了世界回饋了之后,就又是一陣詫異不已的驚叫。

  “有反饋的!顧爺,反饋還真的不少!”

  “你看!是一百年,一百年啊!”

  說完這話,笑忘書還沒怎么地呢,拿著手機的顧崢差點就噴出一口口水。

  吹牛皮呢,一百年,加上原有的壽命豈不是成了老妖精了?

  但是再想想,自己的容積量好像也剛才到70大關,那豈不是意味著只是將壽數補充滿額,實際上壓根就無法達到150多歲呢?

  就在顧崢開始想入非非的時候,大喘氣兒的笑忘書又將后邊的話給補充齊全了。

  “是陰壽,奇怪啊,只有鬼魂贈與的壽命才是陰壽啊,咱們這一次去的世界,正主還是挺正常的啊。”

  還沒等笑忘書繼續懷疑呢,這邊的顧崢就詫異的多問了一句:“什么叫做陰壽?”

  “是只人死了之后,還能保持著活尸的狀態在現實社會之中行走嗎?”

  “這是不是僵尸的另外一種形態?”

  聽到顧崢這話,笑忘書趕忙搖頭,給顧崢特意的解釋了一下陰壽的效用。

  “顧爺,這么跟你說吧,這陰壽相當于你們那些信徒口中所說的功德。”

  “這功德不能轉換成為現實的壽命,但是卻可以給顧爺提供兩種很是實用的選擇。”

  “第一點,陰壽,100年,說的虛無點呢,就是下輩子投胎之后的壽數的反饋,只要還在輪回之中投胎,它就可以次數限制的累積下去。”

  “比如說顧爺你原本的情況吧,肯定是陰壽值也是直接為0了,連個后續的補充都沒有了,也只有橫死當場的份兒了。”

  “你就權當是洗衣液的補充包來用嘍。”

  “至于第二條選擇,則是直接反饋到這一輩子的現實生活之中。”

  “這被功德庇護之人,都與一般人有些不同。”

  “哦?”聽到這里的顧崢才有了點興趣,摸著下巴接著問道:“什么不同?”

  笑忘書略顯激動的就說出了幾個案例:“比如說,超級的幸運。”

  “遇到大災害之時,只有他一個人幸運的逃脫。”

  “又或者在某個領域天賦異稟,做某些事情事半功倍,水到渠成”

  “這都是有大功德護體的人才能夠做到的。”

  “顧爺,你這次可算是賺到了,這陰壽雖然不多,但是換算成一世善人的功德還是綽綽有余的。”

  “所以,顧爺,你怎么選?”

  原以為顧崢會糾結一陣的笑忘書要失望了。

  因為顧崢在聽完了陰壽的作用了之后,直接就說出了他的選擇。

  “我選功德。”

  笑話,以后的世界仿佛越來越不適合凡人的任務了,他不給自己找點底牌,拉點氣運,還怎么在新世界之中活下去啊。

  至于壽命這種東西?

  他這種長壽的老人,想要多少,繼續做任務不就得了?

  認為自己算的很清楚的顧崢,在說完了他的選擇之后,就見到了笑忘書的系統面板之中的陰壽100的字樣,一下子就清成了零,而后有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浮現在他的身上,不過一瞬間,就又歸于了平靜。

  這就是功德上身?

  果真是毫無改變啊。

  不過也好,對于擁有著科學發展觀的他來說,求的就是一個心安罷了。

  至于為什么那個世界會發生如此詭異的事情,那就需要從回放的景象之中,尋找出其中的蛛絲馬跡了。

  想到這里的顧崢也不啰嗦,直接對著笑忘書就說出了回放的要求。

  在手機屏幕亮起來之后,這一人倆系統,就陷入到了十分安靜的狀態,齊刷刷的盯著回放,想要看出一些仔端倪。

  ‘啪嗒’

  屏幕瞬間黑了下來,再一次亮起來的時候,卻是那個讓顧城似曾相識的奈何鎮的入口公路。

  ……

  三道熟悉的身影,就好像突然從虛空之中的通明水幕之中撲出來的一般,從半空之中……先后的撲在了泊油路上。

  而這個三個人在剛剛一觸地了之后,竟像是顧崢穿越之時一般化作了三道靈魂的光速,直竄向了他們在主干道拋錨的車輛的所在。

  在不過一個晃眼的工夫之中,鏡頭就轉向了那個荒涼的國道所在。





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最新章節http://www.ipxaib.live/xianyufanshendezhengquezish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重生濟顛也修仙跨越時代的女人重生在七零年代三國網游之諸侯爭霸我生卿未生物種合災美漫之黑手遮天輪回之子無極限技能交流群重生之先聲奪人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