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微吧小說網 > 無限進化

第一百六十一章 傳召

無限進化 | 作者:楚仲 | 更新時間:2019-10-24 16:53:13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我的絕色總裁老婆至尊狂神神級大魔頭天才神醫混都市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逆天神醫校花的全能保安極品都市太子獸破蒼穹
  眼見著十二頭巨魔人的氣息從英雄級生生跌落到領主階段,在確定它們暫無生命危險后,凌歧便化作巨鷹振翅離去。

  這些巨人是他賴以抵御強敵的底牌之一,但不是唯一,更不是最重要的一張,和他的感情也不算深厚,只有主從之情,并非不可拋棄。

  只是有著征兆,他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原本想靠領土之力侵吞位面本源,凌歧才會想方設法拖延時間,滯留在這個世界,為此甚至當自己有了碾壓外敵之力的時候,仍舊保持“低調”,不去橫掃。這一方面固然是對力量的把握不夠,信心不足,另一方面也是故意藏拙,不想過早暴露實力,現在看來是不行了!

  凌歧是一個喜歡謀定而后動的人,在局勢容許的范圍能甚至愿意讓掉部分先機,可一旦大勢壓來,他不乏悍然翻臉的魄力。

  隨著他的一張張調令,卡利姆多的大軍在一夜間被分派往各處戰場,一方面御敵,另一方面是在疆土之外布下更多的釘子。

  來勢兇猛的登蘭德人幾乎在一天內就被打的潰敗逃亡,那些入侵者再遭到凌歧的毀滅性打擊后,仍舊有著一兩萬的數目,更有烏鴉戰寵,之所以還會敗得那么慘,是由于十二頭形銷骨立的巨人正面沖擊,又有大量的巨型蜘蛛從東邊的迷霧山脈涌出,令他們作戰時腹背受敵,卡利姆多的正統軍隊反而建功不多,在老將多納的率領下,表現的中規中矩。

  同日,大陸北部、巫王山脈以南、迷霧山脈以西、盤踞在岡德博山的巨鷹族中,也發生了一起遽變。

  這件事情的起因,是負責聯系巨鷹一族的精靈特使里,居然出現了叛徒,污染了岡德博山上的天池,巨鷹首領關郝由此被害,十幾顆正待孵化的巨鷹之卵也遭到盜竊。

  巨鷹族人傾巢而出,追殺*精靈叛徒,一路追至卡利姆多,又在風云頂遭到數百野生飛鷹、狼鸛圍殺,又有地面部隊遠程打擊,上古炎魔現身,經過一番亂戰,雙方俱是死傷慘重,巨鷹敗逃,精靈叛徒卻不知所蹤。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西方之王立刻被認定是幕后主使,先就引起巨鷹族的不滿,三大精靈王亦公開發表譴責,要求西方之王交出巨鷹蛋以及叛逆精靈。

  對于這些外來的譴責,卡利姆多表現出一貫的強勢,西方之王沒有發表任何申明,兩支卡利姆多的常規部隊卻從北部和西部調度至東部,駐扎到最后之橋畔,磨刀霍霍直面東方的瑞文戴爾!

  翌日下午,就在大陸西北部風云涌動的時候,大陸南方沿海也是波瀾叢生。

  其中最引起轟動的,便是一頭鋼甲暴龍偷襲了剛鐸聯盟國的皮納斯森林,引得血流成河,在邪惡狂潮下堅挺數月之久的皮納斯森林部落,轟然覆滅!

  有情報顯示,這頭被懷疑是某種龍類的怪物,曾出現在迷霧山脈、安格瑪山脈,最后一次出現是在卡利姆多的邊境。

  種種矛頭都指向卡利姆多,這自建立之初就惹來風云不絕的新興王國,又一次陷入到了風波之中!

  與此同時,大陸東北方的孤山,也自一個晝夜前的天外奇景后,陷入到一種令人恐懼的寂靜之中。

  這寂靜不是平靜,而是一種死寂,死水無波,外人最近得到唯一一條與之相關的消息,就是再沒有任何消息從北方傳回。可在那片土地上,明明是有著各家情報哨站,以及一根粗大的釘子、森林精靈王國的啊!

  大陸的局勢自動蕩到平靜的過渡后,短暫的平靜似乎又要被打破,許多人類幸存者們都開始祈禱,這僥幸茍且偷生的日子能夠更長久一些。每個人都在祈禱,不同的是卡利姆多的居民祈禱的對象是西方之王,其他地方則是各家領主,或者伊露維塔。

  夜星月二十七日,距離血染的皮納斯森林不遠,多爾安羅斯港灣城市。

  自安格列米爾遇刺后,這座城市已經由年輕的艾德拉希爾二世繼承城主之位,并且繼任親王爵位。

  然而如今在本地勢力最大的,卻不是新任的親王殿下,而是被前任親王賜姓的外來勇士,秦·希爾拉德,他是目前的天鵝騎士統領,率領著僅存的58名天鵝騎士、以及128個騎士扈從,屹立在戰斗的第一線,威懾著南邊的昂巴海盜。

  多爾安羅斯是個大城,到了今日,城外到處有海盜橫行,城里卻保持著繁榮和活力,有著近萬的居民,可戰之兵不少于兩千!

  兩千的兵力,在剛鐸眾多城邦中,也是極為雄厚的。曾經的多爾安羅斯無論是人口或者兵力,連這一小半都不到,全靠最近大量的難民涌入,才有如此規模。

  可以說,只要渡過眼前的難關,多爾安羅斯定能再上一層樓!

  兩千士兵在普通人眼里當然是巨大的保障,唯有統領這兩千人的艾德拉希爾二世才清楚,這些士兵根本不堪大用,加起來都未必抵得上一隊天鵝騎士,或者他的一隊貼身禁衛!

  這些士兵士氣尚可,可惜九成都是臨時招募,大都沒受過什么正規訓練,連新兵都算不上。

  兩千人,聽著比洛汗的常規戍邊軍團人數都多,可大概兩百洛汗騎兵一個沖鋒,就能將他們殺散,比獸人戰士都不如。

  好在這些人底子還行,正和如今多爾安羅斯的總體局勢一樣,只要渡過眼前的難關,稍加訓練,這就是一支強兵。

  一座大城中,城主的聲勢和勢力居然還比不過區區一任騎士統領,這種情況當真罕見。艾德拉希爾二世自繼位后,就對外來人秦·希爾拉德多有防備,明里屢次褒獎賞賜,暗中卻逐步打壓,企圖分化這支精銳騎士部隊。

  隨著戰局逐漸穩定,昂巴海盜暫時被天鵝騎士的強大戰力震懾住,這種潛在的交鋒已經愈演愈烈,艾德拉希爾二世甚至不止一次提出,要重組天鵝騎士!

  表面上看來,這不過是一場權力更迭的摩擦,實際卻是新舊兩派不可調和的矛盾。

  由于近幾個月的大戰,敞開大門的多爾安羅斯吸收了過多的外來人口,導致本就排外的本地人怨言叢生,明里暗里的沖突也不知發生了多少。

  人口的增加,這對領主固然是一種機遇,處理不好卻是災難。

  前任領主安格列米爾親王會任命外來人秦守統領天鵝騎士,更加以賜名,據說還收為義子,就是籠絡人心的手段!遺憾的是,對于懷柔政策,艾德拉希爾二世并不感冒,認為是太阿倒持。

  權利的沖突、新舊的矛盾,潛在的動蕩明顯有了升級的趨勢。艾德拉希爾二世雖然樂見其成,也暗暗感到擔心,生怕一個不慎玩弄權術玩掉了小命。直到皮納斯森林部落淪陷的情況傳來...

  當夜,艾德拉希爾二世就和參謀商議著,企圖借著由頭將騎士統領調派出去,驅逐陷害或者干脆借刀殺人,他并不擔心這會引起太大反彈。

  天鵝騎士中有一部分不知怎的被新統領洗了腦,尤其是扈從們,就像是中了毒一樣。但是正經的天鵝騎士,都是安格列米爾從小培養的親信,忠于他這個正統親王繼承人的不少,并非都是那人的走狗!

  只要那人和十幾個主要叛徒死了,他不介意清理一下扈從階層,重組天鵝騎士!

  這個世界的扈從和騎士只是一種稱號,并不屬于特權貴族,死了再從本地平民中選拔就是。

  重組后余下的天鵝騎士,也已經足夠抵御海盜,每一個天鵝騎士都是十人敵,四十人和六十人區別其實不大,至少艾德拉希爾二世那么認為。

  縱然外來人再勇猛再懂兵事,艾德拉希爾二世也只信任本地的精英,他絕對不會讓這些外人掌握要職!

  一個個陰謀和毒計在黑暗中出現,一只黝黑的雀鳥落入外城天鵝騎士的軍營,這支號稱大陸三大最強騎兵之一的強軍,深夜掌燈整備,又在現任統領的率領下,挾裹著不少居民,趁夜摸出了城去...

  洛汗的圣盔谷,新軍統帥艾迪,木然喝掉了最后一份nzt-48的溶劑。

  只見他忽然間抱著頭顱渾身顫抖的蜷縮在座位上,如同發癲一樣痛苦的抽搐著,良久過后,才重新抬起頭來。

  他的面色呈現出七八分的頹廢和幾絲不健康的蒼白,他那藍色的眼眸,卻閃爍著奪人心魄的光彩,就像是剎那迸射出無窮的智慧火花!

  頹廢和精悍兩種氣息同時出現在他的身上,仿若久旱逢干凈,癮君子過了把癮,給人一種極為矛盾的感覺。

  艾迪瞇著眼睛,重新拿起桌上的信箋,掃視著西方之王送來的召集令。

  和上次的忌憚不同,這一回,他并未惱怒的將它揉爛,而是輕蔑的用修長的手指,捻著打量了一番,判斷出這紙竟是產自洛汗,看成色應該是半年前出口,接著就輕輕丟進一旁的垃圾桶中。

  只見他冷笑著以食指輕觸額頭,捋了捋粘著些汗液的頭發,沉著道:

  “身為卡利姆多的王者,居然還在用進口的紙張,顯然這個新興的王國,內部產業鏈并不完善。”

  “字跡潦草凌亂,如果不是代筆,那就說明對這事不太上心,或者心慌意亂。”

  “我已經是堂堂洛汗軍方二號人物,輕視我?不會!”

  “那么...連月戰亂,雖然有大量難民涌入,可是這些難民中又有多少是有技能的?又有什么條件能讓他們發揮各自的才能?卡利姆多在三個月前還是大片荒地,如今也應該只是簡單建立起村落。”

  “難民中掌握武技的不多,他們唯一的優勢就是身體素質尚可。”

  “這個世界生產力低下,以卡利姆多的情況,只怕武器裝備都很難自給自足。”

  “這樣看來,卡利姆多的情況并不太妙!”

  “強大的表象可以偽裝出來,但如果所有人都被騙了,這就必然不光是表象那么簡單!”

  “他的底牌...”
無限進化最新章節http://www.ipxaib.live/wuxianjinhua/,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重生濟顛也修仙跨越時代的女人重生在七零年代三國網游之諸侯爭霸我生卿未生物種合災美漫之黑手遮天輪回之子無極限技能交流群重生之先聲奪人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