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微吧小說網 > 劍起云華

第一百章:風望探問

劍起云華 | 作者:顧歸弈 | 更新時間:2019-10-24 16:49:58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我的絕色總裁老婆至尊狂神神級大魔頭天才神醫混都市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逆天神醫校花的全能保安極品都市太子獸破蒼穹
  豎日,天空中下起了綿綿的細雨,快已臨近冬季的秋末,已是寒冷刺骨,飛云峰的弟子們一大早就穿上了厚實的衣袍。

  謫仙殿外面,方候不知何時從這里經過,待他向著自己的住處走去時,突然從身后面傳來了有腳步聲跟來。

  這刻,方候停下了腳步,他臉色警惕,轉過身子向后一看,只見他對面出現了宋北落的身影。

  “方師弟,好久不見!宋北落看著他微笑著說道。

  方候一見到是宋北落,他整個人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隱隱有一股怒氣正從心底里涌現出來,顯然是很不待見于宋北落。

  方候撇過了眼睛,他隨即冷哼了一聲,回道:“原來是宋師兄啊!你來這里干什么,飛云峰可不歡迎你。”

  宋北落一聽,方候這語氣中帶著些憤憤不平的恨意與果決。當然,他并不在乎,神態依舊是溫和平易,于是道:“看來這么多年了,方師弟你還是對我有成見吶!也罷,我不會怪你的。”

  “你可是云華劍宗近年來的杰出翹楚啊!又是備受師長們的認同和贊揚,這偌大的一個門派上上下下。誰敢對你有成見。”方候擺出一副不屑的神情對他說道。

  宋北落聞聲,也沒有與方候爭論,接著二人都是沉默了片刻。

  爾后,宋北落吸了一口長氣,他開口道:“今日我來,是想見見季師妹的,不知她的病情如何了?”

  “呵呵......”方候裝出一臉的茫然與不知,他反問道:“你是在問我嗎?不好意思,我無法相告。”

  他繼續說道:“季師妹她的病情怎么樣,我想你最應該清楚,而不是來問我!”

  這時,方候自宋北落到來后,從始至終都是出言奚落,這讓宋北落有些無奈,他不知道要怎么給方候說才好。

  只聽他道:“方師弟,當年的事,我一直是耿耿于懷,是我對不起她。”

  “哼!”方候不以為然,反是他態度更加的冷厲,說道:“別再在這里假惺惺了,我可看不慣,你知道我師姐這數年來過得有多辛苦嗎?你了解她是怎么想的嗎?”

  方候提高了嗓音,接著又說道:“宋師兄應該不知道吧!都是你......是你害了她一輩子,讓她從此變成了一個廢人。”

  宋北落眼看著方候的情緒越來越激動,他心中雖然難過,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道:“方師弟,你冷靜下好嗎,這些年我又何嘗不是在自責和痛苦中度過的。”

  他繼續說道:“數年來,我東奔西走,到處求醫問藥,哪怕有一絲希望,我也會全力以赴,為的就是要治好季師妹身上的蠱毒。”

  方候聽完他的話,隨著是冷笑了幾聲,他道:“你說得沒錯!我也看到了你的努力。可如今結果是怎樣的?我師姐依舊還是每日飽受著蠱毒的侵蝕,痛苦不堪!就連掌門師尊他老人家也說過了,如果連天下的第一醫派紫荊廬都不能解除此蠱毒的話,那就真是無計可施了。”

  宋北落聽著,他低下了頭,沒有再說一句話。

  后又聽方候道:“宋

  師兄,我知道你想找到解除蠱毒的解藥,但是你知道我師姐她需要的是什么嗎?她需要的是一個能長伴在她左右的人,師姐那么喜歡你,你不會看不出來吧!”

  “都是我的錯,是我害季師妹成這樣子的,這數年來我一直是苦苦掙扎與徘徊,終究還是沒有了面目不知如何去面對于她......”宋北落喃喃自語道,語氣帶著深深的悔恨與無助。

  方候聽罷,他苦笑著搖頭,目光死死的盯住了宋北落,繼而開口道:“那是你在逃避,你這個懦夫,我真是瞧不起你!”

  最后他又道:“不說了,要不然我還真是多管閑事,有什么事你自己找她去說吧!”說完后方候轉過身子,憤恨地離開,消失在宋北落的面前。

  只留下宋北落一人獨自原地站立著。

  浩風殿外,竟沒有一個弟子的身影再出現了,場中是空蕩蕩的,只有一個蕭條落寞的身影獨處在那里,顯得是多么無助。雨聲和風聲,此時逐漸變大了些,一股股冰冷的氣息襲來,可怎么也比不過那一顆寒冷的心。

  ......

  飛云峰,風望軒。

  此時的雨已然停住,陰沉沉的天空逐漸明朗起來,太陽從云層里顯現而出,射下了溫和的光輝,普照著整片連綿起伏的山巒。

  風望軒,乃處一塊幽靜之地,結構為六根古木支撐起的一座建筑,四面無墻且是通風,而在每一面都則掛上了一塊薄如蟬翼的長長紗簾,微風一吹,便是翩然飄起。

  這時,軒內出現了兩名女子的身影,一老一少,待透過紗簾看去,原來是岳寧依與她的師父季墨琴兩人。

  只見著岳寧依手中端著一小碗湯藥,慢步走到季墨琴的身邊,她說道:“師父,這是給您熬制的湯藥,對蠱毒有很強的壓制作用,您趁熱把它喝了吧!”

  “嗯......拿過來吧!”季墨琴眼望著她,輕聲地說道。

  隨著,岳寧依把手上的湯藥遞給了季墨琴,自己也跟著坐在她身邊的草墊之上。

  季墨琴接過湯藥,她一張臉色變得蒼白起來,眼中還帶著些隱隱的血絲,嘴唇也有些干裂。

  她整個人的精神狀態,與前段日子相比是判若兩人,由此可見她身中的“冰魄蠱毒”,已深入五臟六腑及骨髓之中,身體日漸消瘦,虛弱。

  不一會兒,季墨琴把手中的湯藥喝完了。正當她把碗放到木桌上時,就發現坐在身邊的岳寧依在發著呆,看那神情倒是想起什么往事,一股淡淡的憂愁爬上了她的臉龐。

  “怎么了,依兒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季墨琴望著岳寧依問道。

  此話一出,岳寧依如夢初醒,思緒被拉了回來,她干笑了一下,趕忙回道:“沒事,師父,我......就是昨晚沒睡好而已!”

  季墨琴聽后,也沒有再多問,只是淡淡的說道:“你要是有什么不開心的事,只管給為師說說。”

  她微嘆息著又道:“這人吶,要是把好多事都藏在心里面,時間一長,也會被悶壞的,指不定還會生出病來。”

  寧依聞言,她有些撒嬌地回道:“徒兒多謝師父關心,我真的沒有什么事啦!”

  她說完后還不忘用手拉住了季墨琴的衣袖,而季墨琴則伸出一只手搭在岳寧依的手背上,輕輕地拍著,兩人隨后是會心的一笑。這些舉動,足以看得出她師徒二人的感情是極好的。

  一陣寒風從外面吹了進來,空氣里變得冰冷了許多。只聽見季墨琴這時候干咳了幾聲,岳寧依見狀,她趕緊拿出一件長衫,披在了季墨琴的身上。

  她關心地問道:“師父,這外面天寒,我們還是進屋去吧!”

  季墨琴一聽,她抬起頭來望著岳寧依,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股溫暖的笑意,接著輕搖著頭道:“不必了,為師喜歡這里,我們就多坐會兒,再回屋也不遲。”

  “是,師父。”岳寧依只好依她的意回答道。

  沒過多久,岳寧依又問道:“師父,剛才您喝下的湯藥,現在感覺身體好些了吧?”

  “嗯。”季墨琴微點著頭,她道:“有你這個好徒弟的悉心照顧,為師真的很高興,可惜我這衰敗的身體恐怕是撐不了多久了。”

  “呸呸呸......”

  岳寧依臉上露出心疼之色,心中難受得厲害,她有些焦急地說道:“師父,我不許您這么說,您肯定會好起來的!”

  她又道:“我還要您以后每天教我修煉真法,練習劍術,師父您可不能食言。”

  “唉......”

  季墨琴一聲長嘆,想著自己不知道那天會突然的死去,一股悲涼不免從心中泛起。雖然季墨琴不畏懼生死,但她還真不舍得離開這個世間,因為她還有牽掛的人,想念的人,那是種對生命美好的渴望。

  季墨琴緩緩開口道:“師父知道你的一番好心,此生我能收到你這樣的弟子,為師很是欣慰啊!”

  她又接著說道:“只是希望你以后要將我門功法發揚光大,坦蕩做人,也不枉為師對你的一番栽培。”

  “是,徒兒謹遵師命!”岳寧這刻答道。

  正當她二人還說著話時,忽然,從外面傳來了有腳步聲,只是那腳步聲在紗簾的外面停留住了。

  就在此時,岳寧依從里面掀開紗簾走了出來,她一看來人是宋北落,隨即躬身拜道:“原來是宋師伯,您可是來找我師父的?”

  宋北落微笑著,輕點著頭表明了來意,那身上的衣袍被先前的雨水給淋濕了大半,到現在也還未干透,模樣看起來有些疲憊。接著他望向岳寧依輕聲道:“岳師侄,你師父可在風望軒內?”

  這刻,只聽從里面傳出了季墨琴的聲音:“依兒,快請你宋師伯進來吧!”

  岳寧依聞聲,她道:“我師父就在里面,宋師伯您里面請。”

  岳寧依說完后,便是告別了她的師父,于是離開了此處,只剩下宋北落與季墨琴他二人。

  “宋師兄......你進來吧!”紗簾內又傳出了季墨琴的聲音。

  宋北落聽后,他站在外面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踏步向前,走進了風望軒內。
劍起云華最新章節http://www.ipxaib.live/jianqiyunhua/,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重生濟顛也修仙跨越時代的女人重生在七零年代三國網游之諸侯爭霸我生卿未生物種合災美漫之黑手遮天輪回之子無極限技能交流群重生之先聲奪人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