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微吧小說網 > 橫生

第二百一十八章 手下留人

橫生 | 作者:半衣生 | 更新時間:2019-10-24 16:57:59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我的絕色總裁老婆至尊狂神神級大魔頭天才神醫混都市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逆天神醫校花的全能保安極品都市太子獸破蒼穹
  見到姬凌生不再一味逃命,打定主意臨死反撲,楊采竹因久追不得而愈漸焦灼的煩悶心情終于得到舒張。巍峨太岳已經穩穩當當壓在山澗溝-縫上,溝壑中大體昏暗難以視物,只有一線天的兩頭透著朦朦朧朧的光亮,剛好映出姬凌生微微皺眉的冷峻神色。

  楊采竹只一眼就看出姬凌生蓄謀已久的打算。

  少年嘴角忍不住扯開一抹笑意,楊家經久不衰的兩樣東西,傀儡術和機關術,兩者的精髓的確是追尋草木皆兵的大成境界,楊氏族人每日必做的修行之一,便是將靜若死物的木頭變成活木,以草木練習基本功絕非是指離了樹木就不行了,而是草木也屬于生靈,比那些死物更具靈性,所以表面上楊家人成天跟樹木打交道,實際上臻至化境的此中好手已經能驅使萬物,利用任何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來制作傀儡或布置陷阱。

  因此,楊采竹臨危不亂的笑臉,不僅是對姬凌生自作聰明的嘲弄,也是對本門秘法的自得自信。

  姬凌生則沒有這份自覺,以他幾次落敗逃亡的經驗來看,楊采竹的機關術僅能操縱樹木,此地死氣沉沉寸草不生,用來伏擊再合適不過。況且有太岳作為壓制,楊采竹無法輕易動彈,他只需搶占先機轉身打他個措手不及就行。

  眨眼的工夫,姬凌生欺身到楊采竹面前,清晰明了的瞧見對方成竹在胸的笑容,但箭在弦上不容不發,他探出右手握拳直搶楊采竹面門,楊采竹單薄身軀在他眼前好似渺小的一葉扁舟,即將被他這陣大風刮翻,這拳要是結結實實打中,姬凌生有把握直接折斷少年的脖頸。

  楊采竹神色輕蔑,自忖姬凌生壓根碰不到他。姬凌生前沖的速度固然快若驚雷,但拍馬也趕不上少年意念所動,楊采竹念頭轉動,瞬息間仿佛這條山溝成了他身軀的一部分,其中一切事物為他所用。

  兩人相隔不過幾尺,兩側峭壁的石塊忽然變化凸起,接著化作一根根錐刺,兩邊齊齊攢射,仿若連弩咻咻咻的彈出弩箭,此時姬凌生的右拳離楊采竹的臉膛尚有半尺距離,委實是不能更進一步了,未有遲疑,姬凌生左手青光閃爍,傳送陣圖急急展開,將他送離后退到二十丈以外。

  他此前曾設下兩道陣圖,一個放在山澗里防備楊采竹若有若無的后手,另一個放在十里外的樹洞里,此時他暫未得知費盡心思找好位置、又極力做好掩飾且自以為萬無一失的備用傳送陣,已在兩個不知名修士的爭斗中毀于一旦。

  姬凌生身影消失后,兩側巖壁的石錐又對射了好一會,激蕩得狹窄的溝-縫里滿是塵囂,兩側插滿了參差不齊的石樁,個個沒入石壁只余下個屁股頭。楊采竹沒聽到血肉貫穿破碎的聲音,篤定姬凌生再次倉皇逃竄了,不由大感失望,同時懊惱自己修為太低,若是境界再高些,方才出手能快到讓姬凌生無法脫身。

  仔細一辨,發覺姬凌生還滯留在山溝里,楊采竹略感猶疑之際,興致又高昂起來。

  姬凌生略作后撤后,穩住身軀定眼望向塵煙彌漫之地,塵埃頃刻間消散一空,露出楊采竹然不動的瘦小身板,塵土散去但太岳之威卻凝聚不散,死死鎮住楊采竹不讓他脫身。姬凌生再度上前,途中有幾塊靈玉破碎成粉,他右手擒著一條虛實不定的螭龍,龍頭覆蓋在他拳頭上嗥叫不止,往后拉出一條柔韌細長的光尾,沿途兩側不斷有石錐飛出,螭龍光芒盛放籠罩他全身,將所有石刺阻擋在外。

  楊采竹站在原地不動,他沒覺得姬凌生本領了得,堅定的認為自己修為實力不夠,操控巖石無法像樹木那般得心應手,所以才令姬凌生有機會突破重圍。姬凌生再度沖殺到他身前,楊采竹依舊是不咸不淡的態度,轟隆聲中他面前兩尺處升起一堵厚實土墻,阻擋在兩人之間。

  姬凌生直

  拳砸在石墻上,石墻裂出一個蛛網似的凹陷,但并未穿透,跟著整個山溝顫動了下,兩邊滾石不斷墜落,似乎下一刻就要掩埋成平地,一線天的溝壑中灌出一股罡風,順著拳風吹拂到楊采竹臉上。

  烈風吹著碎石掉落,石墻后露出楊采竹半張帶笑的臉頰,姬凌生連攻兩次的時間,足夠他做出一些微小的動作,他抬著左手搖了搖左手握著的木槌,一臉勝券在握的笑容。

  姬凌生滿腹猶疑的后退幾步,緊接著見到山石崩開,楊采竹手心里的木槌仿佛打開了什么了不得的機關,那個木槌迎風暴漲,幾息間脹大到數百丈長度,且并非保持棒槌的原貌,而是變化成一尊佝僂著腰身的龐大傀儡,等到楊采竹身影一閃到傀儡肩上,瞬間賦予了傀儡活人般的氣息。

  傀儡雙腳陷進石溝,碩大頭顱上沒有五官,它用雙肩扛住整座太岳山,然后雙手頂住山底,憋了下勁然后猛地站起,仿佛是個真真正正的活人在背舉重物,傀儡將整座太岳扛起,讓人好奇相比山岳來看,它這么小一具身軀是怎樣舉起這座龐然大物來的。傀儡舉起太岳后,雙手往下掂了下,然后狠狠拋出,直接將山頭扔到九霄云外。

  姬凌生有一瞬間的瞠目結舌,他見過天玄境高人一指彈碎或一掌拍碎的,唯獨沒見過能將山峰像丟雜物一樣隨手拋開的,而且太岳是神通化物,傀儡是實物,如何能觸碰到?容不得他多想,回神后他腦中只想到一個字,跑!

  他邊后撤邊攤開左手,掌心一團陣圖刻印發光發熱,尾隨他而來的是木身傀儡的一記飛踢,姬凌生本以為這下萬萬不可能踢中自己,他應會像楊采竹應對伏擊一樣的從容退場,結果左心青光閃擺了會就熄火了,跟當初火海秘境時情況相同。

  窩了一肚子火的姬凌生終于傀儡踢到他的前一刻,狠狠罵了句娘。

  下場當然是舌頭差點咬斷,他像是孩童蹴鞠時踢飛的皮球,讓傀儡一腳踹飛踢高高,咒罵著飛出山澗溝壑。就是這時,處境不堪的他驚鴻一瞥到雨夷殺人的場景,她左手把住一個錦衣青年的脖子,右手持著短刀進進出出,往青年全身扎出數不清的血窟窿,青年腹部已然被刀刃絞成肉沫,脖子漲紅如雞脖子,臉上青紫發黑,儼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至此,姬凌生腦海中那個巧笑嫣然的俏皮模樣徹底磨滅,以往對雨夷稍顯美好的記憶全想不起來了,全被眼下冷漠中帶點癲狂的嗜血樣貌所取代。

  雨夷也回頭掃他一眼,看他高高飛起然后墜落,她早發覺姬凌生在跟某人纏斗,也早發現楊采竹的存在,之前也打過兩次照面,這個楊家右派最出類拔萃的傳人她有些印象,只是沒想到姬凌生會跟他牽扯上瓜葛。

  姬凌生楞了下,降落的時候連忙開了個傳送陣,陣口就放在雨夷前頭,然后姬公子風度翩翩在她眼前摔了個狗啃屎,然后不聲不響的爬起來,跟雨夷匆匆對視了一眼,接著跑路。

  他溜進山林后,楊采竹緊隨其后操縱傀儡跳出山澗,一陣天搖地晃,他全然無視拎著尸體佇立路旁的雨夷,駕馭著傀儡一步跨進林子,不忘哈哈笑道:“楊拯元那小子偷學我們右派秘術,我也以眼還眼,今天就要你來試試我傀儡術的火候!”

  姬凌生壓根沒聽見他的狂笑,他耳邊只有風聲呼嘯,之前他引誘楊采竹時有跡可循,現在慌不擇路,疾行十里地遭遇了不下三十個陷阱,途中他掏出瓷瓶往嘴里塞了三枚丹藥,沒有咬碎就擱在嘴里含著。

  秘藥緩緩融化,姬凌生體內靈氣逐漸充盈,積弱匱乏的頹勢一掃而光,前方不知還有多少機關陷阱,再跑下去基本九死一生,扭轉身軀,姬凌生正對那尊腳踩山岳而來的龐大傀儡。

  他雙手浮動五次,五條螭龍扶搖而上,同時天幕浮現一座巍峨山

  巔驟然下墜,施完這兩道神通,姬凌生這是咬碎嘴里第一枚丹藥。緊接著他拿出擱置一年有余的斷臂,溫養許久的斷臂見了光,里面的天劫之力勃勃欲發,條條雷光閃動,周遭迅速蔓延起一片雷火,火勢滔天,宛如干柴碰烈火一觸即發。

  楊采竹剛踏著傀儡來到機關重重的林子里,烈火熏天,頃刻間混淆視聽模糊了視線,四下靈力紊亂,姬凌生于參天古樹中消失蹤跡,木身傀儡僅比樹林高出一倍,樹木達到傀儡腰部造成層層阻撓,況且林子里的陷阱尚未收起,此時敵我不分打了自己人。楊采竹有心想繼續操控那些機關,奈何一心不能二用,駕馭傀儡已耗費他大半心神,他比不得楊拯元,造就的傀儡可以自行而動,對腳下的機關更是顧暇不及,其中許多是他數月前布置的,早忘了是何種陷阱,沒法一一開解,只得強行破除。

  姬凌生倒沒想到竟會迎來這種轉機,右拳攥緊,太岳加速墜落,再次臨壓到傀儡頭頂,那傀儡伸出雙臂想故技重施,不料幽深的樹林間猛然鉆出五條螭龍,分別纏住傀儡的頭顱和四肢。

  傀儡矗立不倒,但雙臂委實無法再舉起,只得用肩頭硬抗太岳的傾碾,咚的一聲沉悶巨響,傀儡雙腳陷入地面,徹底讓五條螭龍鎖死,周圍的樹木悉數折斷倒塌,隨即燃起熊熊雷火。

  楊采竹暫且放開對傀儡的操控,轉而使用機關秘術,漫天飛起藤蔓木欄,結成一層層木墻往連綿方圓五里的火海鎮壓下去,火光撲騰了幾下,坑坑洼洼的木墻完全將大火封死,火勢剛撲滅,轉眼間又穿透木料再次煥發生機,反而將整片山林作為底料,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延伸到了方圓十里。

  楊采竹這下徹底慌了神,他沒遭遇過天劫,沒想到蘊含天劫之力的雷火不可撲滅,除非等周遭靈力燒光,或者支撐雷火的天劫之力消失,他隱隱猜到山火是姬凌生引發的,但他眼里早沒了姬凌生的影子,不知如何是好。

  困住了傀儡和楊采竹,姬凌生第一反應不是跑路,反倒被飄揚的烈火激起了心底憋屈的怒火,他一口咬碎吞下剩下兩枚丹藥,隨即靈力盈滿溢出,那條雷光閃爍的斷臂藍芒更甚。

  他縮地成寸瞬移到楊采竹附近,腳邊分別出現三道陣圖,傳送距離不長,但已是目前所能做到的極限,楊采竹瞥見了他由不得的怒火攻心,揮使著無數木錐藤鞭絞殺而來,姬凌生左手拿住斷臂,微弱至極的天劫傳導到右臂,逼出一個難以成形的螭龍頭顱,面前三道陣圖,他將斷臂扔進左邊,右手纏繞的螭龍撲向右邊,隨即自己跳進中間。

  楊采竹密集攻勢落空,經過幾次短暫交手,他早知道姬凌生神出鬼沒的傳送陣圖,那些藤蔓迅速回防,但始終慢了一步。楊采竹頭頂、身后、右側分別開出三道青光裊繞的陣圖。

  率先出現的是上面,那不大的陣圖落出一條斷臂,剛好位于他頭頂,一道雷光劈落,儼然是姬凌生強行逼出的最后一絲天劫之力,楊采竹抬腳欲逃,身后忽地冒出一個螭龍腦袋,一口咬住他的肩膀,雖沒有見血卻鎖住了他的魂魄,令他無法脫身。

  最后重頭戲登場,姬凌生自他右側飄忽而至,他踩在陣圖上猛地沖出,在楊采竹避無可避之際,一把抓住他的脖頸。

  姬凌生鎖住少年脖子橫沖五步,直接將他七葷八素的砸在傀儡受困的歪脖子上,楊采竹眼里滿是不可思議的驚恐,就在姬凌生準備下手捏碎少年脖子時,倏忽傳來一道呼聲。

  “姬兄,手下留人!”,楊拯元以極快的速度奔來,身后跟著雨希。

  姬凌生早打紅了眼,仿佛變回了當初為惡皇城縱橫無忌的姬公子,只懂得有氣必出,積攢了將近半年的怨氣涌上心頭,怒火沖上腦袋,哪里聽得進別人說話,當即一拳打爛了楊采竹的頭顱。
橫生最新章節http://www.ipxaib.live/hengsheng/,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重生濟顛也修仙跨越時代的女人重生在七零年代三國網游之諸侯爭霸我生卿未生物種合災美漫之黑手遮天輪回之子無極限技能交流群重生之先聲奪人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